寄生虫妄想:不存在的虫,带来难解困局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天涯八卦

寄生虫妄想:不存在的虫,带来难解困局

微博截图

几天前看到@昡鐡重劍 转发并评论@新浪宁波 的一条微博,寄生虫妄想症,不禁让人想起美剧《豪斯医生》里闪过的一幕。

豪斯医生从睡梦中惊醒,梦中的豪斯在自己家中与蚊子“战斗”并引起气体爆炸。惊魂未定的豪斯夜闯同事兼好友威尔森医生的家,被“诊断”得了“寄生虫妄想症”(蚊子既是体表寄生虫,也是寄生虫的媒介),而诱因就是有药瘾的豪斯与美女上司库迪亲吻时曾被蚊子咬过,感情上的困扰让豪斯频发与蚊子叮咬有关的妄想,痒到把自己抓伤。

身上有虫,怎么就查不出?

如果我在本文的开头像辞典般写道,“寄生虫妄想症(Delusional Parasitosis),首先是一种精神疾病”,那定会惹怒不少疑似寄生虫妄想者,因为“明明是有症状,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相信我?!我明明能感觉到虫子的存在!”可谓此类病友们的共识。

寄生虫妄想症的核心是:用现有的方法检查不到寄生虫,而患者坚称自身被寄生虫感染。通常患者首先在皮肤科就诊,主诉被寄生虫感染,皮肤有虫爬感,可能瘙痒异常,通过抓挠,局部出现各种皮损,经检查(肉眼或仪器)不能发现寄生虫,对症治疗并不能缓解,患者反复就医。此时,多数皮肤科大夫会警惕患者的症状是否存在精神因素,并且建议他们寻求精神科诊治。

此时,问题来了,部分患者根本不会去精神科,而是开始了四处求医治虫的痛苦征程。

由菲利普•迪克的小说《黑暗扫描仪》(A Scanner Darkly)改编的同名电影中,有一个名为Jerry Fabin的角色就患有严重的寄生虫妄想症,他总在不停洗澡以赶走身上的“蚜虫”。

本病患者较多见中青年女性,起病可能存在诱因,表面的诱因通常是某些事件,比如偶尔不干净的饮食、起居,而实际上可能诱发的因素是皮肤对某种东西(如洗涤剂)敏感。患者可能会从身体中取出一些“虫子”,多数为生活中常见的各种纤维,甚至是人体的皮屑或黏液。当这些证据被否定,患者会想方设法提供其他证据,甚至不惜采取有创伤的办法。

事实上,能够导致皮肤损害、形成虫爬的真正寄生虫并不多见。比如,斯氏并殖吸虫、曼氏迭宫绦虫等可形成幼虫移行症,其表现特殊,通过手术可发现虫体。因此,不少患者提出活检要求,但由于没有活检的指征(证据),常常被医生直接拒绝,这是合理的。但由于医生往往缺少寄生虫知识驳倒患者,因此也不能合理解释“症状”产生的原因,患者由此产生对医生的不理解。

求助无门,深陷困局

随着卫生水平的提高,寄生虫病在我国已经不是什么“大问题”了,很多医院数年也不会接诊一例寄生虫病,医生和检验人员普遍缺少寄生虫病的知识和意识,因此对查虫并不那么专业和热心。

能够对寄生虫病做出很好“诊断”的,目前主要是疾病控制部门(各级寄防科室或专业研究所)和医学院校寄生虫学教研室,而这两个地方恰恰不是专业接诊单位,虽然可以对寄生虫的有无做出专业判断,但是缺少接诊艺术或者精神疾病的相关知识,很难让患者“满意”。

由于无法“确诊”,患者普遍对医疗单位的水平和医德提出质疑,出离愤怒。极端的情况下,某些患者会接受阴谋论,把病因归咎为某些组织、政府或者外星人的控制,如果患者并发其他精神疾病,可能会出现异常行为,甚至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。

在心身疾病被普遍漠视的我国,如何给寄生虫妄想症者合适的帮助,目前还是一个困局。许多患者在漫长的求医过程中,肉体和精神受到双重折磨,不少人失去了工作能力,经济上颇为拮据,对家庭产生重大影响。由于不理解,可能出现夫妻反目,家离子散;也有人“感同身受”过度,夫妻、父母子女共同“患病”。

电影《黑暗扫描仪》截图

互联网和社交软件也对寄生虫妄想症患者产生了不小影响,患者不但在网上检索相关的查虫信息,还形成了一些互助模式,成员之间交流诊病经验,如就诊医院、大夫的信息,虫种、症状及检查方法。某些患者可受其他成员描述的影响,自身发展出相同的“症状”,使病情加重。这种互动,与前几年的“阴滋病”颇为类似,而与群体性心因反应和癔病患者有所不同,寄生虫妄想症者的生理功能和行为能力基本正常。

应对

在目前的条件下,该如何对待寄生虫妄想症的患者?

从医生的角度,最好掌握一定的寄生虫知识,正确采取合适的检查方法,合理排除患者的疑惑,重视患者的心理状态,及时发现其中的精神因素,积极与患者和家属沟通,引导患者接受精神医学诊治。对于寄生虫妄想症应该竭力避免轻率诊断,毕竟社会对精神疾病患者还是存在一定的歧视。

从患者家属的角度,要理解患者的疾病状态,避免采取简单粗暴的态度,既不可否认精神疾患的客观事实,也不能歧视患者,视之为包袱,至少寄生虫妄想症的精神治疗效果较佳。

从科学的角度,寄生虫妄想症存在的生理和病理基础如何,还需要从皮肤性病学、寄生虫学和精神医学三个方面深入阐明。

虽然目前没有一种办法能同时解决寄生虫妄想症患者的所有问题,至少我们可以做到更多的倾听、理解和宽容。(编辑:odette)

拓展阅读

奥兹国的尘螨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• 我的微信
    • 微信扫一扫
    • weinxin
    • 红包福利社
    • 微信扫一扫
    • weinxin
    微信红包网

    发表评论

    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