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情直播大起底:不夜城Camfrog与它的寄生者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天涯八卦

色情直播大起底:不夜城Camfrog与它的寄生者

【猎云网(微信号:ilieyun)】9月1日报道 (文/石三)

DJ轰鸣。

“来各位,鲜花刷起来,啤酒刷起来。”说话间男人把DJ调小。男人的声线略粗,带着一股上海话生硬地咬舌音,话语里时不时夹杂着“娘希匹”。

没人真的在喝啤酒。这里不是酒吧,也不是夜店。这里只不过是一堆电脑屏幕前的看客,揣着似是而非的各种动机,在午夜里狂欢。啤酒鲜花,只是一个类似QQ表情包的图案。主持话毕,蜂拥的啤酒夹在在一条条广告之间滚动。

不需要迷离的灯光,不需要扰人的酒精,顶多是主持人嘴里叼着的一根烟蒂,撬动起的肾上腺素却不输任何不眠的夜店。

“来宝贝……”主持掐灭烟头,极尽挑逗。视频中的宝贝衣带渐宽,脱落只在转眼。

这里是Camfrog 视频聊天软件中的一个叫“ CF—Taiwan—7777 ”(以下简称CF台湾)的房间,凌晨 50 分,视频中的女子在进行色情直播。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打着“台湾”的字样,但房间里无论是主持和宝贝,还是观众,绝大多数是大陆人士,这从满屏的简体字也能看出。

色情直播大起底:不夜城Camfrog与它的寄生者

裸露的直播室和广告,图片经过马赛克处理。

24小时不眠

肩带的脱落猝不及防。相比众多在风口上暧昧地带着性吸引的直播平台,这里的画面直接地多。如果说“不得露肩”等直播规范还让众主播游走于涉黄边缘,这里的直播是直接触底的“大巫”。除了画面淫秽不堪,主持还会凭声音诱引宝贝到某个节点,关闭音乐,持续拟声。

白天复黑夜,舞曲不止、画面不断。直播室里的主持人和宝贝轮转接替不断,此间还偶有夫妻出没,没有遮布也没有马赛克。前不久风火一时的斗鱼等平台直播造人的画面,在这里天天可以看到。

主持人出声音,负责引导宝贝和调节直播间氛围。宝贝和夫妻出画面,在主持人要求下也偶尔会上麦克出声。

白天,“CF台湾”的直播间里维持在 1000-1600 人左右。晚饭后是一段观众的增长,直到凌晨,直播间能融入 3000 人左右。这只是Camfrog里人数较多的一个直播间,还有好几个直播间如“ CF—888888—36 ”也采用类似模式,高峰期维持在 1500-2000 人左右。这其中不乏国外的直播室。 另外还有几人到几十人不等的只允许会员进入的房间,也进行着类似的色情直播。

这些直播室统一隐藏在“ 18+ ”的一个按钮下,但只需一点,不用实名不用付费不用翻墙,只有一条“ 18+警告”的确认信息,轻轻松松就能看到一大批“ 18+ ”的直播室。而这些大大小小的“ 18+ ”直播室算在一起有上千个。

色情直播大起底:不夜城Camfrog与它的寄生者

鲜为人知的Camfrog

Camfrog是Camshare 旗下的一款软件,其总部位于美国,官方的服务器也放在国外。区别于当下国内的大多数直播平台,Camfrog的界面多年未变,在今天看来古板不堪。但与其说它是直播间,倒不如说它是一个视频聊天室。任何进入聊天室的用户,都会默认自动开启摄像头,当然用户可以在进入后暂停摄像头,你也可以点开聊天室里任何一位开启摄像头功能的用户画面。Camfrog官方介绍的定位是视频聊天及视频会议工具,此外也有一群聋人在Camfrog上进行手语交流,但这种人群极为稀疏。Camfrog软件早在 2003 年就出来了,然而发展多年,它最初的功能早已被曲解。

一位日裔美国籍用户表示,Camfrog在美国远没有在亚洲受欢迎。当然即使充斥着色情表演,这种“欢迎”程度与动辄百万用户级别的国内直播也只是一个零头。百度百科的Camfrog中文词条“康福中国”里介绍,“目前Camfrog的全球注册用户已达到 3 亿,全球同时在线聊友人数超过 300 万。”这个数据值得怀疑。如今Camfrog界面里,蜂拥最盛的就是打着“ 18+ ”的“CF台湾”,高峰时也不过区区 3000 人同时在线。除了“ 18+ ”,也确实有许多聊天室延续着Camfrog官方介绍的功能,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在同一个虚拟的小屋里,英语法语阿拉伯语混着唠嗑,你也不难发现很多房间里的房主再三强调“请说英语”,但这种房间里的人数只有区区几十人到几百人。

色情直播大起底:不夜城Camfrog与它的寄生者

Camfrog在亚洲比较受欢迎,这从软件分区选项也能看出。

据一用户不完全统计,整个平台的在线人数最多也就十几万人。这之中,最热的聊天室无外乎那几个“18+”,除了几个中国聊天室,还有一些泰国菲律宾的聊天室也运行着相似的模式。

Camfrog似乎是一个神秘而势小的平台,豆瓣小组的最近一条发言止于 2012 年,知乎天涯鲜有讨论,它的百度贴吧在 2013 因色情信息过多而被屏蔽,相关新闻也只有区区几条。域名为www.camfou.com的康福中国网站,也被官方否认并非Camfrog的中国官网。 

小雅的谎言

势小的平台寄生着一批以此玩乐的人。小雅就是“CF台湾”聊天室众宝贝中的一员。

觉得好玩。这是小雅来到“CF台湾”直播间的理由。她表示她是朋友介绍过来玩的,CF平台没有给她任何经济利益。这里也有虚拟礼物,进出的观众难免也会购买虚拟礼物送给自己喜欢的宝贝。但不同于时下的直播,宝贝们收到的虚拟礼物在Camfrog平台并不能折合成现金,所以直播间里很少看到用户刷礼物,主持口中所说的刷刷啤酒鲜花,也只不过是免费的表情包,好比满屏弹幕的“ 666666 ”,刷个人气。小雅表示至今只收到过一个礼物,观众送的紫色VIP。

小雅的微信头像是一位截去了头部的曼妙女子,不知是出于何种理由,她对她的肖像隐私看得极其重要。这种想法似乎在“CF台湾”直播间里也达成着一种默契。几乎所有主持人、宝贝和夫妻都不会露脸,他们时刻保持着把画面卡在头部以下。默契之下,似乎看客们也习惯着这不太协调的画面比例,不过这些都已经是次要,重要的是除了不露脸外,看客洞悉了其他所有。

小雅一个太阳加一个月亮的QQ号里仅有的一条好友印象,“善良,容易迷失自己,有点男子主义。”这个QQ空间里的心情状态能追溯到 2014 年的女孩,甚至在加微信后搪塞着“攒学费”的理由要求隐瞒身份的猎云网记者发 18.88 元红包,猎云网也理解为变现热潮里的一种微薄的情理内的需求。发红包之后,小雅以“熟了再说”拒绝了记者看头像的要求。

几日的微信浅交并未有更进一步的熟络,但小雅开始张大虎口的第一步,她建了QQ粉丝群,让猎云网记者加群。此后变是张大虎口的老套剧情,39 元每人,五人起组团的QQ群视频色情表演,188 元的一对一视频表演,“一个小时,你想看哪就看哪。”她介绍着视频表演的内容。如每个火车站拉客的黑车一样,总是极尽所能地塞满一辆车后才出发,为聚拢更多的人,小雅的表演一如往常地迟迟未开始。群里另一个用户替小雅一遍一遍地喊着“快开始了,就剩几个名额了。”怂恿着人们付费。小雅及时纠正道,“人数不限。”这场“发车前”的叫卖持续了一个多小时,“乘客”对这种拖拉时间的行为怨声不断。

翌日,当小雅再次进行“发车”前的拉客时,前夜付费观看过的一用户在群里描述,“不值得。”“你放的都是录像。”“你自己知道,别当我们是傻x。”三条之后,群里不再见该用户。代替刷屏的是其他用户对此人的谩骂,“傻x”,“不看滚”,以及替小雅伸冤兼顾拉客,“赶紧转账看一下就知道是不是录像了。”

色情直播大起底:不夜城Camfrog与它的寄生者

小雅QQ群里的叫喊

小雅在微信中自称生于 1996 年,来自南京,现在在南京一所大学学版画。然而她却回避聊专业课程和大学生活,“就这样。”“差不多咯,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区别于她在直播中卸下所有衣服的直白,从带有“ 1996 ”字眼的QQ名、微信名,到她的签名“马上就要进入大三了”,无一不显示着她对于身份的精心伪装。群里的某一个用户表示,自己见过小雅的真容,“长得还凑活,二十七八。”该用户根据面容估摸着她的年龄,一口否定了她所描述的“ 1996年出生”。她口口声声声称的“自己是南京人”,似乎也与她的口音不符,她应该是来自安徽、江西或者更偏南的地区。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• 我的微信
    • 微信扫一扫
    • weinxin
    • 红包福利社
    • 微信扫一扫
    • weinxin
    微信红包网

    发表评论

    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